春川鹿鸣

暗骑。

鹿林在客厅里翻弄他的魔导书。稍许有些着急的,等着敲门声的响起。

前两天姐姐的心上人来过他家。问了问他姐姐有没有回来过,弯弯绕绕说了许多,他都替他有些着急。最后实在没忍住,把话说到“她回来了一定要联系我”的份上。鹿林连连点头说好,才把这个高大的精灵送出门去。
鹿林从前没有这样接触过同性别的精灵。大家同样是生活在艾欧泽亚这片土地上的居民,除了自己同类的伙伴,都没有怎么接触过别的族群的人。
他不太看好这个男精,(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太过于高大)。只要姐姐不在,他总是唠唠叨叨的,对于他姐姐的事,总是能刨根问底的说起来。但当姐姐一出现,就又显得非常稳重,也不会多说什么。在战斗方面,他说不太准。
可是说不说的准向来都不是他决定的。


她的姐姐有抱怨过这个男精的事。
就在刚才一会儿,酒量不佳的她,突然心血来潮,拉上弟弟一起喝酒。美名说是要练酒量。但酒量实在太差,没个两杯又开始胡言乱语。


她把杯子重重的放到桌上,尾巴微微翘起,换了只手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。
她说:“暗骑真的,太脆了。”短短的一句话,她分了两口气来说,说完还长叹了一口气。看得出是很大的心事了。
鹿林在旁边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。比起暗骑脆不脆,他更担心他姐是不是就要睡过去了。睡过去了之后要怎么把她送回去。
她虽然醉了,但在某些方面却表现得特别清醒。于是她抬起了敲桌子的那只手,拽了鹿林的袖子一把。又重复了一遍。
“暗骑真的太脆了!我…哎…还是希望你以后,不要找暗骑…”
这次她说的很快,虽然醉酒导致的大舌头使她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可信度。
暗骑真的这么糟糕吗。鹿林暗暗的想。
“这样啊。我以后注意。”主职召唤的鹿林,还是没有什么延伸性的想法。是哪一个暗骑招惹到他姐了吗,大概是奶到了相性度很差的人了吧。他伸伸手,把放在他姐面前的酒杯拿走。
“暗骑…都是这样的的吗。吊着一口气,我哪里管的过来。那天下本…你血线也很低的时候…呜呜…”说着说着,她把头埋进了臂弯里,一副要睡着了的样子,语气软软的,又显得很委屈。
听到这里,鹿林才反应过来,姐姐这是在说他那个不靠谱的男精朋友——大概是男朋友。
不靠谱的男精主职并不是暗骑。但是那天心血来潮,说要拿暗骑练练手。姐姐没办法,就喊了鹿林和另一个龙男一起。一召唤一赤魔带一个学者,说是去本里面捡龙。
哪晓得这男精拉怪拉多了,不知道是自我感觉太良好,还是真的心里没点数。给姐姐留下了很深刻的负面印象。
姐姐缺蓝,传魔还在CD,他和赤魔龙男自身也岌岌可危。赤魔是有在读赤治疗了,他这个小水管召唤也想尽可能的帮上点忙。但效果不大。在倒T边缘徘徊了一会儿,好不容易才救回来。
那会儿他就觉得有点问题,暗骑男精连连道歉,龙男亲友也帮着说了两句,也说自己会读赤治疗的,让她不要太担心,但出本的时候,他姐的表情,还是很不好看。

在那之后姐姐就没有经常去找男精了。这才有了前两天那幕唠唠叨叨的男精问他姐的事。


“那要不要试试不学医了,我觉得暗骑,是没什么救的意义了。不要太在意他的事情了,我们没人怪你的。”看姐姐要睡了,他便开始哄她,让她把不快的情绪吐掉,好早点休息。
“不行。”她声音闷闷的,头不愿抬起来的样子。“我不奶他,谁去奶。”说完这句,便没了后文。
鹿林哑了声,安静的屋子里便只有他姐浅浅的呼吸声。

他在通讯贝里喊了两声,男精回复的很快,听闻她回来了这会儿在鹿林家,急忙说这就过来。鹿林还没交代完具体情况,那头早已经没了声响。

他合上魔导书的时候,敲门声总算响了。
打开门就看见那个刚被抱怨过的男精。还有他身上有的没的伤口和身上背着的剑。

“你是不是出去…!”鹿林看着也不太舒服,碍于自己不是治疗职业,也只能干看着。他猜他又跑到什么地方去打怪了,或者是奶妈放生他的,只能拖着一身伤,自己慢慢恢复。
男精摇摇头,把手指竖起来放到鹿林的唇边示意他不要说话。然后径直走向那个因为酒精而陷入睡眠的女孩身边。
“我想趁她不在出去练练,下次进本好不让她这么头疼。但是看起来,还是需要多练习啊…”
“你这样不是又给她增加工作量吗。”
“我会在她醒来之前恢复好的,麻烦你,不要告诉她这件事情,好吗。”

没了后文,他便只能默许他抱着姐姐回去。
门关上的时候,他稍许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个趴在桌上愤愤说着暗骑的姐姐,不听劝也要奶上男精的理由了。
吸引力真是可怕呀,他想。

评论(1)
热度(4)
© 春川鹿鸣 | Powered by LOFTER